合肥医学网

非淋菌性尿道炎,让人焦头烂额!

作者:成都下水道,泌尿外科医生,2015年微博十大影响力医疗大V,2017年微博十大影响力价值大V,2017年十大影响力健康医疗大V

2009 年的4月,我作为特邀写手参与了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祭的采访工作,去了震中映秀、水磨古镇、汶川县城、萝卜寨等许多重灾区考察,连绵不尽的裸露着的山体,依 然浑浊的奔溅的岷江,都给我极大的视角冲击,辗转在不同的灾区里、不同的人群中,曾经秀美的崇山峻岭、曾经清澈的母亲河,记录了大地震的血泪细节,为生者 庆幸,为死者扼腕,祭奠,是因为我们不想忘记。

半月后回到成都,4月底的一个下午正在整理资料,准备写成内参,本院皮肤科吴医生电话我:“下哥,我有一哥们,尿道炎迁延不愈,麻烦你给看看。”

这是一次很滑稽的会诊,地点在医院旁边的一座茶楼,吴医生手里拽着一叠病历,汇报病史的不是病人,而是病人麾下的一名小弟。

我不悦:“病人呢?”

小弟忙不迭的道歉:“你正对面坐着的就是我老大,他日理亿机,在与水磨古镇的相关领导讨论灾后天然气工程的援建。”

眼光扫描过去,他的老板除了拥有一副彪悍的身躯,上帝还另外配送了一张每次都引起人民警察高度警惕的霸气面容。

病人不愿意与医生面对面,按道理我应该拂袖而去,不过念及病人对灾区人民的一片赤子之心,敷衍一下了事。

病人的主要症状是尿道口分泌物伴轻微尿痛,无明显尿频、尿急,尿常规提示白细胞增多,淋球菌、衣原体、支原体监测均阴性,去了成都市内数家三甲医院,均诊断 为急性尿道炎,用了左氧氟沙星、头孢曲松钠双联抗菌素静脉输液一周,一点效果没有,改用阿奇霉素口服一周,症状依旧不见丝毫好转。

突然有些明白病人的心境了,行走拥挤的的街头,凛冽的江湖大哥风范一览无余,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偏偏患了该死的尿道炎,就算老子有不洁性行为,也不至于四处 求医却毫无起色。大抵是他的朋友固执的推荐了小有名气的下水道老师,心存疑惑的试试而已。瞄眼过来下老师偏偏是走路重心偏低的鸟样,面对面问诊的程序也免 了。

我的脑海里迅速掠过尿道炎的各种知识,对病人的小弟说:“买一盒美满霉素试试。”

对医患关系来说,病情不能正常交流,治疗更是无从谈起。延伸到人际关系上,灵魂不能平起平坐,感情自然无处栖息。

我起身告辞,中间人吴医生送我到门口,问我:“你肯定他是非淋菌性尿道炎?”

我回答:“经验告诉我,肯定是。”

非淋菌性尿道炎是由性接触传染的一种尿道炎,尿道或宫颈分泌物涂片或培养可以查到沙眼衣原体或解脲支原体、人型支原体等多种特异性微生物。

非特异性尿道炎与淋病一样,多发生于青年性旺盛期,在欧美已超过淋病居性传播疾病发病率的首位,在我国,也呈逐年递增趋势,成为第一名指日可待。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非淋菌性尿道炎病人中,女性是男性的4倍左右,其中75%的非淋菌性尿道(宫颈)炎无临床症状,成为病原携带者及传播来源,这是目前非淋菌性尿道炎防不胜防的最重要原因。

我倒是强烈建议女性的支原体及衣原体检查列入常规体检项目。发病缓慢,症状轻,不容易受到重视。引起非淋菌性尿道炎的病原体可持续存在数月之久,且治疗需要较长时间。未正规用药后有并发症者,可长期带菌。性交时不用阴茎套,也造成了非淋菌尿道炎的不断扩大流行。

非淋菌性尿道炎潜伏期为1-3周,起病不如淋病急,症状拖延,时轻时重,但比淋病轻。约50%的病人有尿痛、尿道痒等症状。初诊时很易被漏诊。男性非淋菌性尿道炎表现为尿道不适、发痒、烧灼感或刺疼,尿道红肿,尿道分泌物多为浆液状、稀薄、晨起有“糊口”现象等。依靠涂片及培养可以明确诊断,部分病人涂片及培养依然为阴性。

五天之后,吴医生再次电话我:“病人要见你”。

我知道并非瞎猫逮到死耗子,病人在服用美满霉素之后症状得到明显缓解,他突然醍醐灌顶,原来真的遇到药到病除的神医了,后悔是后知后觉的家常便饭,无论如何,得为当初的无理及冒失表示歉意,对良好的治疗效果表示谢意。

我去还是不去呢?

去,干嘛不去,顺便教育一下不懂得尊重医生的王八蛋。当然还有一个不方便说出口的原因,虚荣心,接受一位大老板的膜拜。

酒席安排在成都市颇具名望的“茅屋”餐厅,还是先前的四人,点的菜品很精致,气氛融洽,与所有劫后余生的感觉一样,一切繁复的表相已经褪去,一切喧嚣的浮世变得静好。

老板姓周,年方38,不到40就身家十余亿,算非常成功的青年才俊了。

聊天还是以病为主题。

周老板不耻下问:“为什么我用了那么多药都毫无效果?为什么美满霉素能够立竿见影?”

其实非淋菌性尿道炎的治疗非常简单,非淋菌性尿道炎确诊后,根据病原体及药敏试验采用抗生素治疗,强调连续不间断用药,要规则、定量、彻底。

有三大类药物对非淋菌性尿道炎的治疗效果较好。

1:大环内酯类,以阿奇霉素为代表;

2:喹诺酮类,就是药名后面带沙星的一类药品;

3:四环素类,美满霉素。

你 起初治疗效果不好,考虑有两大因素。其一,诊断模棱两可;尿道分泌物中没有查见衣原体、支原体,医生只给了一个急性尿道炎的诊断,在非淋菌性尿道炎的病人 中,有部分病人查不到病原体。其二,选用的药物对病原体有耐药性。所以医生虽然用了双联、大剂量的抗菌素静脉输液,好像凝神静气攒足了一拳头的力气与病原 体作战,卯足了劲打出去,才发现,自己打的根本是一团棉花,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

而选用美满霉素的原因是该药极少产生耐药性,我也就试试,抱七成希望,却百分百给力。

周老板的眼神里充满佩服:“怎么才算治愈呢?”

我欣慰的笑了:“治愈标准有三条,1:临床症状消失1周以上;2:尿沉渣镜检阴性;3:尿道或宫颈涂片及培养阴性。对于你,因为一直没有查见病原体,符合前两条就行。”

没有后顾之忧的周老板终于如释重负,知道我刚从汶川回来不久,话锋一转,与我讨论起汶川大地震,并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有他援建的灾区项目,一页一页的PPT,翻阅着给我看。

我依然笑着回应:“人品,不只是宏观上的道德,还有细节上的温度。”

2018-03-05 03:54:46   5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合肥医学网! 感谢您对合肥医学网的支持,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好友,让医学传递你我他(她)! Copyright © 2018 合肥医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