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医学网

女大学生援交

我相信,正在看此文的你,如果性别为女,长得还算正常,都遇见过几次类似的性交易邀约:

“给你1000,陪我一晚!”

“给你800,出来玩一下。”

“给你500,上车?”

你如果缺钱,也缺自律心,抗诱惑能力差,很容易就会答应。

因为,你以为:

1,谁都需要钱,穷人更需要钱。

2,爱是作不得数的,利益才是真相。

3,陪谁睡都是睡。不如用身体换一堆钞票。反正眼睛一闭,一睁,也就过去了。

但是,如果你不匮乏,有脑子,也爱自己,就会忽略它,或者坚定地拒绝。

因为你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

曾见过报道说,有研究生从事援交,两个月后,悔不当初,说:

如果时光重来,我一定不会再做这样的选择。

另外,北京一个援交女大学生在论坛上发言:

这是一条充满诱惑的路,踏进去,抽身就难了。而且,得到的并不多,失去的太沉重。

这种失去,不是道德上的亏损,而是风险太大,成本高昂,对身心的影响严重而深远。

援交女是罪犯最爱下手的对象

2001年,北京爆出一起惊人的连环杀人案。

自1998年起,14名卖淫女先后神秘失踪。

她们的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觉。

因为职业关系,卖淫女关系网混乱,时间自由,行事浪荡,与嫖客联系方式隐秘,安全意识差,所以,哪怕失踪,也难以找到有效线索。

两年以后,案件才被曝光。

一个名叫华瑞茁的男人,出于对卖淫女的仇恨,认为“卖淫女没一个是好人,杀一个少一个,我要为民除害,不让她们再害别的男人”,开始了他缜密的连环杀人计划。

1998年7月,他将一名23岁卖淫女带上车,拉至郊区一玉米地,将其掐死,尸体就地掩埋。

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

他反复招嫖,而他所招嫖的卖淫女,“都很顺从地上车跟我走了”。

发生性关系后,他采用手掐、绳勒、石块或铁锤击打头部,甚至用钢筋棍、树枝戳入阴部等残忍手段,再度杀死13名卖淫女,尸体被抛弃至化粪池、抽水井、垃圾场、玉米地等处。

直至今天,这些死者仍然只有2名被害人的身份得到确认,另12人身份不明。

如果你以为,华瑞茁案是个例,我想告诉你:亲爱的,你太天真了。

在百度搜索框中输入:妓女,被杀。

跳出的相关结果你知道有多少么?

约2360000个。

是的,2360000个结果。

这200多万的搜索结果,正赫然告诉每个人:妓女被杀,是常态,不是特例。

汕头市普宁县官某,不到半年时间,嫖娼15名,嫖后卡住卖淫女脖子抢钱7次,杀死4人。

2014年10月,福建卖淫女在三亚市群众街内一家庭旅馆中被杀,全身赤裸,满身血污;

2016年,连云港警方侦破一桩2名卖淫女被杀的恶性案件;

广西百色市半年内10名卖淫女接连被杀;

泉州卖淫女拒性虐待被杀遭焚尸,凶手获家属谅解……

而在许多城市,纷纷出现了专门针对卖淫女的犯罪活动。

我出身底层农村。在我的老家,许多男子因为文化少,能力差,好逸恶劳,一直在犯罪边缘游走。

曾听其中有人说过:

如果要下手,不会找男人,怕被反抗,作案难度大。找正经人家的妇女,一旦案发,他们很容易落网。只有卖淫女,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因为,

1,卖淫女收入高。

2,卖淫女总是单独行动,且容易进入高危处所,方便罪犯下手。

3,因为职业非法,所以,卖淫女都是“地下活动”,在遭受不法侵害时,常常是忍气吞声,鲜有寻求司法救济的。

综上,如果你还是一意孤行,要从事此类工作,我劝你,先写好遗书,随时做好不声不响失踪的准备。

你不要让你的老父老母,还从老家千里迢迢跑过来帮你收尸。

更不要让原本已经操碎了心的双亲,因为你的事情,在原本就已经困苦不堪的晚年,还要在漫天口水中蒙羞生活。

更大的可能是,你死了,他们一直不知道。

他们等啊等啊,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心如刀绞地等待,一等就是一生。

看到这里,一定有许多女大学生说,她们是卖淫,我们是援交,不一样。

我想说,援交比卖淫风险更高。

2013年5月4日,林某因赌博输了钱,冒出一念头:抢劫援交女。

他通过手机软件,搜索到附近卖淫信息,与16岁的援交女任某某取得联系,后来到重庆九龙坡区石桥铺某小区。

进入房间后,林某两次以卡脖、重物击打等方式,致任某某窒息而亡,抢走她的现金、手机、首饰逃离。

《明报》报道, 2014年12月9日,1名34岁男子,通过微信,认识了15岁的少女郭某,两人相约到一所公寓,后发生性关系,因发生争执,少女被打晕杀害,后男方抛尸垃圾场。

34岁无业已婚汉(戴头套者),涉嫌以玻璃樽扑晕15岁私影少女后,将少女强奸后杀害,案发后火速被捕

而电影《踏血寻梅》,也是改编自一个真实案件。

2008年,香港发生了一起命案,16岁的受害人王嘉梅失踪。

她长期从事援交。在援交过程中被害,后又遭到残忍肢解。

有谣传说,她的部分骨头被混入街市出售。当时在香港引发很大轰动。

性工作者是艾滋、梅毒等病的高发人群

援交风险如此之大,我想,任何一个稍有理性的人,都不会轻易选择这条路。

许多嫖客买春之后,不仅采用掠夺式性行为,造成你身体的巨大损伤。更有甚者,是为性变态者,视你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除此之外,援交女感染性病、艾滋病的概率也是惊人的。

艾滋病、梅毒、淋病、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腹股沟肉芽肿、非淋菌性尿道炎、性病性衣原体病、泌尿生殖道支原体病、细菌性阴道炎、性病性阴道炎、性病性盆腔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阴部念珠菌病、传染性软疣、阴部单纯疱疹、加特纳菌阴道炎、性病性肝周炎、瑞特氏综合症、B群佐球菌病、疥疮、阴虱病、人巨细胞病毒病、梨形鞭毛虫病、弯曲杆菌病、阿米巴病、沙门氏菌病、志贺氏菌病……都是性工作者常见的职业病。

最可怕的,还是艾滋病。

我曾在一个论坛上看到一个长帖。

这是一个援交女大学生发出的。

她从事了一年多的援交活动,有时戴套,有时不戴(客人坚持不戴,她说自己也不好一直坚持)。

半年以后,她感到身体出了毛病,去医院一查:艾滋病。

完了,一切都完了。

那个长帖里,她用字字泣血的声调,奉劝每一个试图想“赚快钱”的女生,这个行业绝非你想象的那么轻松,失踪被杀的风险大,性病是常事,不被人当人,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人,为了屈指可数的一点钱,一生就这样毁了。

在长帖的末尾,她说:留给我的,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路。

这条路,只有被逼入绝境的人,才会踏上它。

这条路,通往永远的黑暗,永远无法回头。

可是,她才23岁啊。23岁,正当好年华,本可以阳光著身,欢笑随形,梦想加持,在爱与希望之中如鱼得水。

但因一时之念,竟至于万劫不复。

入行之前,她想过今天么?

也许想过。

但和每一个援交女大学生一样,侥幸心理战胜了理性,欲望击溃了意志。

援交女难以上岸,极易重蹈覆辙

许多援交女会说:我知道风险大,但我干完两年,就上岸,找个老实人嫁了,好好过日子。

其实很难。

援交这一行,想上岸,谈何容易。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名为“女朋友是援交女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相关回答中,你会发现,女生一旦踏入性交易行业,说“再也不做了”,都是一句不掺水的假话。

而我亲眼见过的例证,更是如此。

我老家有一条街,名叫鸡婆街。

顾名思义,那里的房子,多是靠家中的女儿,在繁华都市卖身的钱盖的。

许多当地人会羡慕,说:真厉害,这么小就有钱盖房子……

甚至我爸也说过:有什么关系,能赚钱就是本事。

但我告诉你另一个真相:

我念初中时,她们在做。

我念大学时,她们在做。

我月入几十万(谦虚点说)时,她们依然在做。

不过,由一次1000,降到了一次200,甚至100,80,50……

钱赚得如此之快,又如此轻松,相比起来,以后选择的任何职业,可能在短时间内,都达不到这样的收入,也没有这样的低付出,你会放弃?

不,你不会。

你会在这个行业中,一耗就是一生,直到自己卖20块一次也没人要时,才会收手。

因为,你懒惯了。

你不想奋斗,也不想吃苦。

你只想双腿一叉,就有人甩下钞票。

你想穿上裤子,就可以大肆挥霍,满足你的物欲。

如此一来,在内在的懒惰和外在的诱惑下,你的意志就不再有独立可言。

能看的福li号,每日更新哦

2018-03-09 08:24:54   14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合肥医学网! 感谢您对合肥医学网的支持,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好友,让医学传递你我他(她)! Copyright © 2018 合肥医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