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医学网

娄绍昆刺血疗法临床举隅

一、膝关节结核

王××,男,21岁,状元镇农民。1973年10月5日初诊。患者于5个月前不慎跌伤左膝关节,日渐红肿灼痛, 运动受限, 在当地医院穿刺,抽出脓液并进行抗炎治疗,病情无好转。

检查:痛苦面容,形体丰伟,左腿呈半屈曲位,活动度约l 5度,膝关节变形肿胀,压痛明显,局部灼热,有波动感,股四头肌明显萎缩,两侧腹股沟淋巴结肿大。实验室检查:白细胞10000/立方毫米,中性68%,淋巴20%,血沉65毫米/小时。X线摄片:关节面骨质损害。诊断为左膝关节结核伴混合感染。中医四诊:脉涩,舌暗红,黄腻苔。左少腹相当于结肠处触及索状物,并有抵抗与压痛,尚有便秘、烦躁、小便短黄,为瘀热相结之证候。治疗:乃予针刺放血:双委中,左阳陵泉。10月20日复诊:左膝关节肿胀消退,能扶墙缓慢行走。白细胞10000/立方毫米,血沉l 7毫米/小时。再予针刺放血:委中9(双),阳交(左),血海(左)。11月20日:患腿膝关节已活动自如,肿痛全部消失。 X线摄片复查:左膝关节骨质光滑,间隙整齐,无明显骨质破坏及增生现象。左少腹索状物、压痛均消失,仅见口苦、苔黄腻等湿热残留之证。予以四妙丸料5剂,以善其后。此病临床痊愈后,追踪观察8年,未复发,能参加一切重体力劳动。

体会:骨与关节结核,中医学称为骨痨 、流注, X线检查对本病诊断非常重要。 本病发病多属隐渐,初起时有低热、 倦怠、纳减与体重减轻,局部疼痛多不剧烈;晚期则关节功能障碍明显,甚至出现关节强直或各种畸形、局部压痛,可在病灶附近发现不红不热的寒性脓疡。体虚者多见,但局部有代谢产物潴留,病程较长。而针刺放血疗法常有显效,可以缩短疗程,如配以药物辨证施治,则更为理想。

二、半月板损伤

张××.男,2 8岁,店员,永强永中镇人。1975年9月15日初诊:患者小跑时滑倒, 左膝着地,关节肿胀疼痛,不能行走已三月。经大医院检查,诊断为左膝(外侧)半月板损伤。骨科建议手术,因家人反对求诊于中医针剌。检查:左腿呈半屈曲位,左膝外侧压痛肿胀, 左股四头肌及腓肠肌轻度萎缩。 中医四诊所见:脉濡细,舌胖嫩,形寒肢冷,便溏不爽,证为阳气寒凝。

治疗:予服甘草附子汤,每日一剂,附子量为30g。 针刺双委中,左阳陵泉。9月30日二诊:左腿膝关节轻松,能屈伸,痛感大减,针委中2出血。10月15日三诊:左膝疼痛基本消失。嘱服金匮肾气丸每日二次,每次5g,以调养阳气,连服一月。三年后随访,未见复发,仅患膝在过劳时稍感酸软无力。

体会:半月板损伤多见于青年人,是膝关节中最常见的损伤,多于膝半屈曲位时产生。当一侧下肢负重,足部固定而身体忽然向前朝巾线扭转时,股骨髁急骤内旋挤压半月板发生破裂,或股骨髁急骤外旋时,亦可引起半月板损伤。损伤后,在委中,阳陵泉、膝眼或以上孔穴周围即会出现怒涨的紫青色血管,如在以上位置针剌放血效果可靠,对久治不愈而现阳虚寒凝之象者,必须配合中药治疗。

三、骨折后遗症

李××,女,3 0岁,家庭妇女,龙湾区状元镇人。1983年5月5日初诊。诊见患者左腕肿痛,屈曲受限,不能持物。据谓半年前于家务劳动中不慎跌倒,左腕着地,腕关节受伤,剧痛。经医院拍片检查,左腕关节桡骨下端骨折,伤科常规治疗三个月后,骨折愈合,但腕肘有疼痛、肿胀、麻木。中医四诊所见:舌苔正常,脉浮紧,时有恶寒烦热。证届寒湿束表之象。

治疗方法:给服麻黄加术汤三剂。 同时在左腕之太渊附近用三棱针点剌挤出紫黑色瘀血。5月10日二诊时,腕关节疼痛见轻,而仍有麻木感。恶寒烦热脉浮紧诸象,却均已消失。乃予剌血太拥(左)、阳池<左)。5月20日三诊:左腕疼痛、肿胀、麻木均消失,能持重。为了巩固疗效,嘱服活络效灵丸料毒剂。随访一年,未见复发。

体会:骨折后功能障碍,大多随着骨折愈合而逐渐克服,但个别病例因外邪束表或局部脉络阻塞,于骨折愈合后仍有后遗症。临床之际要注意先行解表祛邪,同时要在患处周围穴位寻找静脉明显暴露处给以刺血排除瘀血,方能收到满意效果。

四、增生性脊椎炎

黄××,男,65岁,永强黄岙村人。1985年7月8日初诊:患者腰痛二年余,前屈、后伸受限,经X线检查诊为腰3-5椎骨质增生、退行性脊椎病。理疗、推拿治疗均不见明显进步。中医四诊所见:面色黧黑,消瘦,伛偻,舌淡白,苔白腻,脉沉微。患者逢气候阴雨而腰痛加剧。证为肾气不足而寒湿凝滞。

治疗:以局部三棱针剌血(华佗夹脊)与内服独活寄生汤。7月15日二诊时,腰痛大减,屈伸幅度已加大,治法同上。7月30日三诊时,症状已不明显。为了巩固疗效,在委中c双,放血后加拔火罐。8月15日四诊时已一如常人,但X线复查,骨质增生现象仍见。

体会:增生性脊椎炎,又称肥大性脊椎炎,主要为脊椎边沿唇状增生或骨剌形成,脊椎小关节边缘锐利,关节面骨质致密,关节间隙变窄为主。多见于中年以上,以腰椎发病率最高,其次是胸椎与颈椎。X线检查为重要诊断依据。但人体是一个对立统一的整体,对脊椎肥大骨刺的形成,不仅要看到是致病因素、畸变与发病的一面,还要看到机体修复、适应、代偿的另一面。同时脊椎肥大的程度与临床自觉症状的轻重并不是同步的,而临床症状的消除对患者是首要的。对这种退行性病变,补益肝肾,强筋壮骨的中药配合使用也是值得重视的。而针刺治疗对气血的畅通,疼痛的缓解更能起了主导作用。

五、骨髓炎

杨××,乐清翁蛘人,男,40岁,农民。1988年10月2 3日初诊:患者32岁时,右腿疼痛,继则大腿下端近膝关节处疼痛剧烈,经种种抗炎治疗,曾切开排脓,伤口久不愈合,确诊为慢性骨髓炎,累治无效而求诊。中医四诊所见:神疲乏力,语声低微,形寒肢冷。大便溏薄,小便频数,色黄而短。右腿强直,生活难以自理。舌淡嫩而有齿痕,脉细无力。检查:右大腿下段有一个疮口,约2×3厘米,已形成瘘管流水,疮面周围皮色晦暗。X线摄片,右股骨下端有明显破坏, 并见有游离死骨。

治疗:内服阳和汤。针刺右委中、右足三里,出血。11月3日二诊:局部脓腐稠厚,先后排出3片小碎骨片,右腿疼痛减轻,肿胀渐消退,疮面肉芽较前新鲜。针刺右委中,右阴陵泉,出血,内服阿和汤。11月17日三诊:症状进一步缓解,可缓步行走。剌血右委阳,右血海。11月28日四诊:疮口已愈合,时有隐痛,神色见好,舌脉明显趋向正常。针刺右伏兔、右委中。出血,血色鲜亮。12月15日五诊:全身状况大为改观。虽疮面仍有隐痛存在,而腿的活动功能却已恢复。治疗以八珍汤调养气血而愈。追访2年,情况一直良好。

体会:化脓性骨髓炎是骨组织的化脓性感染,其病理变化是骨髓出现炎症性充血及渗出形成弥漫性蜂窝组织炎或局限性脓肿,导致骨组织血液循环障碍,久之局部骨组织供血阻断,遂有死骨形成,迁延成慢性骨髓炎。针刺治疗使血流通畅,消除髓腔炎症,骨组织得到正常血液供应,逐渐修复,使功能恢复正常。而阳和汤为治疗阴性疮疡的效方,对本病的治疗起着温阳补和、散滞祛毒的作用,增强了机体的抗病能力。

六、急性睾丸炎

张××,男,40岁,农民。永强龙湾瑶溪村人。初诊:1990年5月10日。一月前发热,全身酸痛,左侧睾丸下坠胀痛、肿大,向上影响到腹股沟,左侧腰部也剧痛,活动不利,急诊到市××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急性睾丸炎。经注射青、链霉素后,发热略退,而局部疼痛仍旧,腰部不能直立,大便一周始解,小便短涩而痛,西医认为保守疗法未效,决定先引流,后手术扎除。

检查:左侧阴囊红肿光亮,压之疼痛,质地坚硬,睾丸、附睾、精索皆肿大,睾丸鞘膜脏层与壁层粘连,左腰背有叩击痛。白细胞15000/立方毫米,中性粒80。尿常规:红细胞1一2,白细胞7—9。舌质暗红,苔黄腻而厚,脉弦数。证属肝胆实火湿热下注,瘀阻肝络。

拟以三棱针在大敦、太冲、行间刺血。血出紫黑色,刺血后自觉痛减。予以龙胆泻肝汤加丹参、桃仁、大黄2剂,停用所有西医治疗。二诊:5月12日。药后大便三次, 阴囊肿胀疼痛已减,质地稍硬,腰痛稍安,黄腻苔也略化,脉弦数,再按上法出入。刺左肝俞,左委中、太冲出血,予龙胆泻肝汤加桔核、桃仁、苡仁,5剂。三诊:5月18日。阴囊肿胀退减。睾丸、附睾丸仍稍肿大,精索稍硬而肿。给剌大敦、行间、血海出血,血色比先二次为鲜,而出血量已减少,再以三妙丸量加丹参、桃仁、当归清化下焦湿热通络化瘀为治。四诊:6月3日。经治后除左侧精索稍硬外,别无他苦。脉弦细,舌质稍暗红,苔薄。刺双肝俞、双胆俞,双血海)。停药观察。7月5日随访,已痊愈,每日驾驶手扶拖拉机搞运输,壮健如前。一年后再访,无复发。自述左侧睾丸比前略小。

体会:急性睾丸炎,中医叫子痈,一般由湿热下注厥阴之络,以致气滞血瘀凝结而成。用肝经刺血加龙胆泻肝汤加活血行瘀药是正法,血海一穴,既能活血,又能健脾化湿,故取之。本例经西医月余治疗乏效而准备旎行手术治疗时,改用上法予治,竟能迅速见效,实在令人惊讶不已。于此亦可见刺血疗法之伟功也。

七、头痛(脑震荡后遗症)

王××,男,2 8岁,温州市龙湾区人。初诊:1990年3月5日。患者于三月前一次劳动中。因不慎后跌,头颅着地碰伤后脑,曾引起强烈头痛并昏厥半小时之久。经西医医治,效果不显,再更中医治疗,亦时愈时发。现感左后头角痛,耳鸣,面潮红,健忘,夜眠欠安,脉弦实,舌质暗红,苔厚黄腻。证属脑部外伤后脉络瘀阻兼有肝阳化火之象,而所服之药,亦是活血化瘀,清肝化湿之剂,辨证无差,但治疗却无效,故决定先行剌血。双委中、左太阳,(穴上方静脉怒张处),双阳陵泉,出血后加拔火罐5分钟。二诊:3月20日。剌血后头痛大减而未止,耳呜,面红稍减,脉弦。 舌质暗红,苔薄白。治已得手,再予剌血通络行瘀止痛。刺左太阳,加拔火罐。 三诊:4月5日。头痛已差,眠尚欠安,舌质红,少苔。予凉血和血安神中药5剂以善后。半年后随访, 已痊愈,仅于外感后仍有耳呜,而外感愈后耳呜即停止。

按:剌血对脑震荡后遗头痛诸证效果明显,在太阳穴周围有青色怒张络脉处刺血,最为紧要。每据临床证状之变化加增其他穴位。如肝火旺加阳陵泉、 太冲。 湿浊内阻加阴陵泉、足三里。证状消失后,可据脉证给予中药以善后。

八、非化脓性中耳炎

陈××,男,61岁,乐清县翁样镇农民。1993年1月11日初诊。患者于二月前外感发热后两耳听力下降,经温州市×医院五官科检查,诊为。非化脓性中耳炎、 鼓室积水。鼓膜膨隆外凸,采用咽鼓管吹张术与鼓膜穿刺抽液,结合西药内服(具体药物不详)。抽液之后虽当即感到听觉有所好转,而一周后,听力又逐渐下降,一连诊治一个多月,疗效越来越差。后经人介绍,求诊于余。证见:脉沉细,舌淡苔白腻,形寒肢冷,夜尿频频,耳中憋闷如塞,耳聋。大声叫喊方能听见。脉证合参,显属肾阴不足,痰阻窍闭。乃予针刺放血:双翳风,双丰隆,方药予以金匮肾气丸。1月15日复诊:听力大有好转, 耳中闭闷感亦减,夜尿次数也比前减少。再予针刺放血:双翳风,双耳门,双丰隆,方药仍守金匮肾气丸。2月14日三诊:经以上治理后,患者听力已恢复正常,仅现肢凉等肾阳稍有不足之象,再予以金匮肾气丸一月量,以善其后。后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按:此症,中医谓之耳胀 、耳闭。故代亦有称气壅耳聋飞,列入暴聋范畴之中。本病的病理关键是咽鼓管阻塞,中耳有渗出,积液,这在中医可视为。气滞血瘀和。痰蒙清窍。本案患者,年过花甲,病程两月,一派肾阳不足之候。肾主水,开窍于耳,肾气肾阳不足,无阳光以制肾水,则水液上泛,停滞耳窍成痰致疾。此属虚中夹实之证,针刺放血,通络开窍,化痰启闭:肾气丸温补肾气,标本并治。故奏效迅速。

九、充血性青光眼

王××,女,6 3岁,温州市龙湾区瑶溪镇皇岙村农妇。1990年5月18日初诊。 患者二年来时发眼球胀痛、头痛、视物模糊,由于每次发作时持续时间较短能自行复原,致未积极就医。半月前,因工作劳累及精神刺激又度急性发作,自觉剧烈眼痛、头痛、恶心、呕吐、视力严重减退,始往市××医院眼科诊治。诊为充血性青光眼。用缩瞳剂及降眼压药未能控制病情。西医建议施行双眼虹膜嵌顿手术,以患者不同意手术疗法,故来求诊于余。中医四诊:舌质红绛,脉细弦,头、目疼痛呈阵发性,面部常时升火,耳鸣,心中烦热,易怒,甚而彻夜失眠,两眼角膜水肿呈雾状混浊,瞳孔放大,指压眼球坚硬如石,视力仅有光感。综合诸证,此案显属肾阳不足,水不涵木,肝阳上亢,本虚而标实。乃以针刺放血结合方药之法予治。穴取太阳(双)、风池双)、太冲(双)均刺血;内服镇肝熄风汤5剂。经针刺放血后, 自觉诸证骤减,头目明显轻松,视力亦有所好转,惟尚不耐久视。5月24日二诊:头目持续性疼痛已见缓和,发作时疼痛程度亦较前轻减。此法既效,仍守本法。 给予刺血双太阳,双风池,双行间,三穴,并于太阳穴针刺放血后加拔火罐5分钟,血出呈紫黯色。 术罢诸证又见减轻,视力大有好转,按压眼球,其硬度也稍减。再予以原方半月量。6月11日三诊:通过上法治理后,头目疼痛已悉除,两眼视力也恢复正常。眠安,纳增,呕恶止。舌红少苔,脉红弦。惟因按压其眼球尚稍有硬象,乃再予针剌双攒竹,放血后,嘱回去长服中药杞菊地黄丸一段时间(三个月)以巩固疗效。此案经如此给以治愈后,三年来追踪随访,未见复发。

体会:充血性青光眼,系一眼内压增高为主征的病变。在其急性发作持续发展时,会促使视神经萎缩而导致失明。此症与中医所谓的五风变内障相类同。本案由于患者情志不舒,肝郁化火,风火相煽,灼津伤阴,阴虚阳亢,气逆络阻,蒙蔽清窍所致。肝开窍于目,目失血养,而病暴盲。剌血太阳,风池、太冲、行间、攒竹等穴,系疏通少阳、厥阴经络,使目受血而能视。方药镇肝熄风汤及杞菊地黄丸,能滋阴潜阳,与刺血疗法相配合致相得益彰。

2018-03-11 21:45:27   13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合肥医学网! 感谢您对合肥医学网的支持,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好友,让医学传递你我他(她)! Copyright © 2018 合肥医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