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医学网

当老师一年,我是如何看"早恋这件事的

“早恋”这个词,其实是比较有争议的。在百度百科中给出的定义是未成年男女建立恋爱关系或对异性感兴趣、痴情或暗恋。“早恋”一词带有长辈一方的否定性感情色彩,其实世界范围内只在中国内地被广泛使用。

有网友这么说:“早恋只是反人类的时代,反人类的社会,反人类的只注重升学率的学校一同捏造出来的谎言。”

作为一名中学历史老师,我对以上发言不做评论。

但有一句话我不得不说:人为设计出的教育和监管制度,怎么能改变人类的生理属性呢?

杜绝学生早恋,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我们学校历史老师不足,所以初、高中部我都教。作为一名比较受欢迎的非班主任年轻老师,学生早恋的信息很容易就掌握了。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早恋是普遍存在于各个年级的。只不过各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对于爱情的理解和处理方式不同。下面举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案例:

案例1

有天刚下课,几个初二小男生就嘻嘻哈哈递给我一张写满密密麻麻“我爱你”三个字的信纸,刚拿到的时候内心雀跃了一下还以为学生喜欢我到如此程度了,但转念一想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下一刻学生就说:

“老师这是xx给隔壁班英语课代表写的情书。”

“那给我做什么?”

“他女生拒绝了,纸条被我们给抢过来了哈哈哈”

“那还是还给他吧...”

案例2

我教的一个高二的学生,既是班长学习也很不错,某次上课在我点完他回答问题之后再点到一个女生的时候全班不约而同咳嗽起来,我就知道自己遇到了点到小情侣的小概率事件了。果然,下课询问后班长坦白两个人正在恋爱状态中,并且双方家长均知晓此事,言明两人成绩能始终保持前列就不做过多干涉。

案例3

同样还是高二学生,这事是从班主任那里听来的。某天本该去守着学生做操的该班主任因为有事回班,便撞见本班一对小情侣抱在一起啃,对没错,班主任的原话是啃。气的班主任当场打电话叫来双方学生家长把自己孩子领回家进行批评教育。然而一个星期后又被其他老师遇见这两名学生手拉手走在校园里。

说句实在话,在校园欺凌、校园暴力、安全问题面前,早恋真不算什么大问题。但是,抓早恋吧,学生骂;不抓早恋吧,家长骂。作为校园弱势群体的教师我们也很无奈啊!所以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正面抓到了,最多也是和学生聊聊,至于聊的态度和内容是怎样,就看老师性格了,严肃点的老师,会选择通知家长。毕竟现在通讯如此发达,就算你强行拆散,学生也是做做样子,就像案例3一样。当然了,为了防止报道出偏差,我还是强调一下,学生早恋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从中学至今我都觉得naive而已。毕竟大家都是过来人,等上了大学,或者进入社会,学生脑子里的多巴胺和水都少了一些,心思活络起来,自然而然也就分开了。

但你要说学校禁止早恋是错的,我却不能认同。因为我们国家的学生是在青春期心理建设和基础性知识普及这两样基础配套措施不完善的情况下早恋的。前者让某些不够成熟却又得不到正确引导的孩子因为恋爱影响正常生活。后者则会出现令人悔恨的生命悲剧。如果说青春期心理建设更具有专业性不好操作的话,那么性知识普及是不是更容易呢?前段时间,北师大性教育读本被禁的事件多么让人愤慨,一夜之间似乎全民都把性教育挂在嘴边。

但是,以我们学校为例,省级重点中学,截至目前性教育依然遥遥无期。可你能一味怪学校吗?似乎不能。因为如果哪位比较开明的老师在课堂上讲了这些,不好意思下一秒教育局的举报热线就要被家长打爆了。你说给别人的孩子进行性教育,对啊好啊应该啊。什么?给我的孩子,不行!毕竟:“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所以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禁止早恋。

可是明面上禁着,就真的禁得了嘛?

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2013年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这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数字。更让人担忧的是,人工流产问题已经呈现出低龄化趋势。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总数中,25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

(熟悉的色调,熟悉的味道.....)

而这其中有多少高中生,大学生,我想我在这里就不必多说了。

很多人问,这难道不是高中老师的责任吗?

我是想告诉大家几个数据:2017年平均每天曝光的儿童性侵案件有1.04起。其中女童超过9成,男童比例也在持续上升。受害者在7~14岁居多,年龄最小者仅1岁。而在大多数的性侵案件中,熟人作案超过一半。

我们的孩子从生出来开始,就开始活在被性侵的危险下,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又得面对意外怀孕的困扰。男孩要是钢铁直男,大学前还勉强能好好活着,万一是个同性恋,那么又得活在无数的冷眼鄙视和怀疑中。

你以为自己家孩子是个男孩,还不是同性恋就没事儿了?高中时期性压抑大学以后约的炮随时可以兑换成梅毒、淋病、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和腹股沟肉芽肿…

(骗你的,我只是块牛排)

家长羞于谈性教育,学校被家长逼地不敢谈性教育,大学觉得这种事情高中老师都教过了。

结果整个青春期燃烧的荷尔蒙的后果,全凭孩子自己一个人懵懂地探索和承受,等真出了什么事,屎盆子又扣回学校来。

最后呢?全民性教育,全凭A片解决的。

我作为90后的年轻老师,是想跟我们的家长呼吁一下,性教育要趁早。我也想跟我的同辈份的老师们说,教育下一代的重任交到了我们手上,那些“不能说的秘密”,总得有人去说,别人不敢说,我们去说,否则一样的悲剧不过是代代相传而已。

鲁迅先生那段话,估计大家都没忘。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特约作者:L

内容编辑:泊风

视觉编辑:猫叉

2018-03-09 08:24:55   15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合肥医学网! 感谢您对合肥医学网的支持,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好友,让医学传递你我他(她)! Copyright © 2018 合肥医学网